4009978555
 
 
 
优越会-银娱优越会-银河优越会官网

Madlife退役专访:退役并不代表着结束

发布时间:{$itemInfo['publish_time']|date='Y-m-d H:i:s',_ _ _优越会是最具实力的体育竞彩网站,提得多玩得大,安全快捷.银娱优越会是全球最著名、运营最成功的线上数字娱乐巨头之一.银河优越会官网服务周到的宗旨为广大娱乐爱好者服务,由全球娱乐业界精英组成的金牌团队,以超专业的服务素质!}##} 来源:优越会-银娱优越会-银河优越会官网 点击:8

  当有人问你你最喜欢的选手是谁的时候,每个人的回答可能总会有所不同。当然了,肯定会有大家共同喜爱的选手,但是每个人喜欢他的原因也可能各不相同。一个人喜欢一名选手可能因为他们是朋友,而其他人喜欢他可能是因为他的技术或者他所喜爱的战队。

  对于那些把Madlife当成自己最喜爱的选手的人来说,他们喜欢他的理由通常都是相似的:他证明了辅助也能carry。之前,辅助被认为是插眼机器,但是Madlife用他惊艳的锤石以及布里茨表演改变了大家的看法。他让辅助这个位置发生了脱变。看过他的集锦之后,很多玩家玩起了辅助英雄;对于这些粉丝来说,Madlife就是他们的最爱。

  但是职业电竞不仅仅是建立在粉丝们的喜爱上的。在离开Gold Coin United战队后,Madlife在直播界非常活跃,还作为嘉宾解说出镜过几次。在这段时间内,大家都很想从他口中得知他会加入哪支队伍,但是最终直等到他不会再加入任何队伍的消息。

  当我们遇到Madlife进行这次采访的时候,他看起来和平时没什么两样。他还戴着那副眼镜,头发弄得很精致,进入演播室的时候笑容稍显僵硬,用深沉的声音和我们打了招呼。他再也不是职业选手了;他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或许这就是氛围和之前有所不同的原因吧。

  由于这次可能是他最后的采访,我们决定回顾一下他的职业生涯。从MiG,到Azubu,再到CJ,最后是GCU;我们和他一起回顾了职业生涯中最难忘的瞬间。

  问:现在你已经退役了,好像你心中思绪万千啊。你做出这个决定最主要的原因是什么?

  Madlife:去年,在连续两次升降级赛失利之后,我想了很多像是“你又在这儿倒下了?”之类的东西。离开队伍之后,我在春季赛休息的时候准备了很多东西。我本以为我在夏季赛还能有很好的表现的。不过,在我准备的过程中,我丧失了很多信心,我不知道如果我加入一支新队伍能不能很好地与队伍融合到一起。其实我很对不起粉丝。我保证过夏季赛会回来的,但是我没办法信守承诺了。

  Madlife:上赛季的成绩对下赛季会有很大影响。我上个赛季时候的成绩不是太好。我担心的事情有很多;我找的是能有好成绩或者能确保我未来的队伍。我确实收到了一些队伍的邀请,但是我有些迟疑,因为他们的邀请没有达到我的标准。我错过了和队伍签约的时机,所以春季赛就做了直播。

  我也想到过土耳其联赛。当然了,我也考虑过韩国,中国,北美还有欧洲。我和几个队伍聊过,但是我觉得就算是得到了很好的待遇我也决定不下来,因为我有点贪心。

  问:你肯定和你周围的人说了想退役吧。他们给你什么建议了吗?

  Madlife:我只告诉了一个人,RNG的主教练Kezman。我觉得其他人只有等这个采访发出去了才知道。Kezman非常认真地听我说,哪怕是他很忙的时候。我春季赛休息的时候还跟他见了一面。我当时跟他说了我的顾虑,他说我现在站在了十字路口。他建议我想想自己的未来,而不是想作为职业选手的日子,他说因为职业选手的生涯很短暂,我应该考虑当主播或者是教练。他希望我做个决定并且投入到上面。他还说我解说可能很不错。

  我对接下来要面临的事情感到很害怕,但是和他聊完之后获得了很多的信心。我试着不去想自己很难继续职业生涯这件事,但是和他聊过之后,我开始确定自己要结束它了。

  问:你觉得其他人听到你退役的消息会有什么反应呢?

  Madlife:因为夏季赛的日程,大家都很忙。我觉得他们根本就不会在意我的。(笑)我猜他们可能会想我会去干嘛吧。如果他们能认可我我就很感谢了。

  问:MiG是英雄联盟电竞最初代时的队伍。那支队伍是怎么组成的?当时在那打比赛什么感觉?

  Madlife:我在那支队伍里有点像个局外人。我当时只和几个朋友打匹配。我匹配拿到1000胜之后就想去打排位了。就在我考虑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个论坛,然后遇到了Woong。他问我是不是想加入一个队伍去打比赛,因为他的队伍上还有一个位置。因为我在这种团体里面没有什么经验,我很担心,但是我觉得尝试以下也没多大坏处,所以我就参加了那个线下比赛WCG预选赛。

  我当时是唯一一个戴着帽子去比赛的“怪咖”。当时预选赛和决赛之间隔了很长时间,这个时候MiG就成立了。那个时候OnAir教练也来了。整个队伍形成了规模。

  问:那肯定是你第一次和其他选手住到一起。是不是习惯那个氛围还挺难的?

  Madlife:并不难,因为我和他们在线上一起玩过几次游戏。现在回头想想,我不知道那个时候我们一起玩游戏还有住在一起什么的时候我都在想什么。我就是随遇而安吧。现在,我都没法想象一群人聚在一起住在一个小屋子里一起玩游戏。我觉得我当时能够忍受那个环境是因为我什么都没想。不过那依然是个很好的经历。这可能是2012年一切对我来说都很顺利的原因。

  因为我经历过最难的时候,我就能像一个老人一样,装腔作势地说“我当年啊...”(笑)我真的不会再来那么一回了。现在,如果我告诉任何人我曾经在那样的环境中训练过,他们会笑话我的。

  问:队伍改名为Azubu之后,你迎来了自己的巅峰。你职业生涯的第一步挺不错的。

  Madlife:好吧,首先我非常的幸运。我感觉当电竞开始发展的时候,我很幸运地被选中了。队伍里都是很出色的选手,在Locodoco的帮助下,我们能够和国外的队伍打训练赛。虽然只是在一个很小的屋子里,在Woong父母的帮助下,我们有地方训练,我们还有个真正的教练,所以能够系统性地训练。

  当然了,当时很难,未来也不确定。我们聚到一起完全是由于热情,而且我们得到了很多的帮助。一切都很顺利,Azubu赞助了我们。我人生第一次每个月会收到工资,训练的环境也改善很多。但我还是不能否认,那段艰苦的时光帮助我在Azubu取得了好成绩。这么想的话,我觉得我作为职业选手的第一步还是挺好的。

  问:你和当时的队伍还是关系很好。是因为你们一起共度了最艰难的时光吗?

  Madlife:我们确实一起经历了很艰难的日子,因为当时一起的人都有做个人直播,所以我们很了解彼此的近况。他们那些人好像不上班,但是还在工作。那些还在打职业的通常就太忙很难联系上了。因为我们过去曾经一起经历过,所以我们可以聚到一起轻松地聊聊过去。

  问:MiG的生活对Madlife来说是什么样的?

  Madlife:我会说像是彩票一样,一个让我中了大奖的彩票。我那时候花光了全部的运气,这辈子再也不会中彩票了。(笑)因为这件事,我买彩票的时候总是很倒霉。

  Madlife:我觉得很自在,因为我再也不是穿着它去比赛了。在比赛的时候,它像个盔甲一样;可能因为我也紧张吧。我看见它不是很高兴。

  问:队伍的名字从Azubu改成了CJ之后的一年你们的成绩也下滑了。你肯定有很多遗憾吧。

  Madlife:真的非常遗憾。我从MiG出道,然以是Azubu和CJ。CJ是个大公司,所以待遇是最好的。如果我能在那多拿到一些好成绩,很有机会获得更多的名声和财富。想到这个的话,我当时非常年轻;我本来可以再认真听听教练们说的话。我觉得我是一个很难掌控的选手,因为我最开始就想得很多。很多优秀的选手出现在LCK,所以对我来说也挺艰难的。那个赛季感觉都是难题。

  问:很多和你一起战斗过的选手离开了,又来了很多新选手。

  Madlife:2016年之前,有很多老选手。我好像是队伍里第二大的。可能就比Shy年轻?Shy选择休息之后来了很多新人,我就开心担心了。我想如果我表现不好,队伍就会不稳定。虽然我们的成绩并不是太好,但是我比以往都更加努力。我几乎和在MiG的时候一样努力,但最终,我精疲力尽了。相比我所付出的精力,我们的成绩很差。我当时还拉了很多仇恨。(笑)在几个赛季的周而复始之后,我真的觉得很难了。感觉我左肩扛着的是上野,右肩扛着的是中野。

  不过我还是很开心。队友都很棒,我在那个赛季发现了一个新的自己。当时甚至有一个选手比我年轻了10岁。显然,我在MiG夺冠的时候那个选手还在上小学呢。虽然那是最艰难的时刻,也是最有乐趣的。不过,好像随着赛季地累积压力也越来越大。

  问:你当时是队伍里面年纪最大经验最丰富的选手。这种角色是不是让你自己也变得更成熟呢?

  Madlife:其实我已经尽了全力给其他人他们所需要的,无论是游戏内外。他们很多人都很淘气;我觉得我再也不会遇到更奇怪的人了。虽然从我自己嘴里说出去有点怪,但是他们真的很信赖“Madlife”这个名字。

  不过,这样也有缺点。因为年纪差得很多,在我旁边的时候,年轻人说话都非常谨慎。即便一个选手是新人,他也完全能够发现其他人表现中的问题。这种情况下,新人就应该说出来,提供意见。即便这个选手比另一个选手的年纪和资历都低,他也需要说出来;选手和选手之间,面对面的交流。如果拒绝听到这些声音我就成了一个自大的选手,没有一个开放的思维。我能理解为什么他们不直接和我说;我可能也是一样。

  年龄的差距很搭,而且这个问题很难解决。这也是我决定退役的一个主要原因...作为选手我希望能继续成长,但是很多不同的因素阻止了我。

  问:你怀念自己被认为是最强,或者说最强之一选手的日子吗?

  Madlife:我一直取胜的时候我感觉很棒。不过,如果有人问我是否想回到当初的话,我会决绝。其实,我再也不想回去当一个职业选手了。(笑)太累了。我只想直播。如果他们想的话,我不会阻止我的孩子去打职业,但是就我而言,已经到此为止了。

  问:你参加了很多次全明星赛。你第一次参加全明星和最后一次参加全明星有什么不同的感觉?

  Madlife:2013年,感觉自己是在代表韩国。当时的比赛感觉是一个重要的国际大赛。我真的尽全力去争取胜利了。还有,很幸运的是当时锤石的版本的热门;我觉得我表现得不错。对我来说,感觉像是世界赛一样。在我第一次全明星之后,这个比赛让我开始觉得是一个“娱乐”比赛。我开始和国外的选手聊天,参观了很多旅游名胜。我最后一次参加全明星是巴塞罗那的那次。

  问:你职业生涯中华遇到过很多国外选手,有没有哪个让你印象很深刻的?

  Madlife:我像个局外人一样...我的英雄不太好我也很羞涩。在听过CloudTemplar和他们聊天之后,我还是掌握了和外国选手说线年,我心里有一个秘密愿望就是能学学说英语。所以我开始用网页翻译软件,然后还参加了很多活动去和外国人交谈。这样我和Doublift还有Rekkles走得很近。我还会试着和国外媒体交谈。

  在我的所有经历中,我和Doublelift的那段时间是最难忘的。我总会打破坚冰和我开玩笑。我在他周围很自在。但是当我们一起打比赛的时候,他总是坚持要用薇恩。(笑)

  问:你在CJ期间,当有选手和教练决定离开的时候你要和他们道别。

  Madlife:感觉像是突然被闪电劈中一样。我本以为我们会呆在一起,但是当大家决定选择不同的道路时,真的对我打击很大。在他们宣布离开之后,我就一直在想:“我夏季赛要怎么办呢?”

  但其实也是一种解脱——其实更像是一种遗憾——我能够快速的去适应新环境。可能是因为我生涯当中经历了太多离别。很可惜我们要分道扬镳,但是除了快速适应我别无选择——因为没有什么比在舞台上获得好成绩更重要的了。我把精力放到游戏中,所以可以迅速把这些都忘了。

  Madlife:感觉像是翻越一座又一座的高山...

  我要翻越的第二座高山没有第一座那么高,但是由于很疲惫,所以感觉更高了。因此我感觉压力和焦虑,与此同时,新人也开始来到了这个舞台中。在我刚20多岁的时候,主教练和我说过“当新人开始加入的时候,事情就会变得越来越难。”我当时对于他说的没太走心,但是随着时间的过去,我开始明白他的意思了。

  问:然后你去了GCU。这不光是一支北美队伍,还是一支二级联赛的队伍。这种经历对你来说肯定非常陌生吧。

  Madlife:离开CJ之后,感觉一切都很冷淡、疏远了。我唯一能依赖的东西就是帖子和社交网站了。过了一段时间,GCU找到了我,当时Locodoco是那儿的主教练。虽然是一支二级联赛队伍,但是队伍中很多选手的经验都很丰富,所以我就去了,本来希望我们能够轻松进入LCS的。当时有很多传闻北美要商业化了,所以我时的带着很高的期望去的。

  问:作为初代的英雄联盟职业选手,参加国外的联赛是什么样的体验?

  Madlife:像很多人之前说过的,相比打LCK感觉舒服很多。在国外打比赛更闲散一些。训练的安排没有那么严格,我有更多的时间去专注自己的事情。我们还有的选手经常一起出去锻炼;感觉锻炼是个必须做的事情。我在那的时候,我对于自己的发展增添了很多的追求。

  我去北美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学英语。如果能够在那取得好成绩,那一切就更加美妙了...但是由于事情并不是很顺利,一切都觉得无法确定下来。我不再去锻炼了,然后我学英语的方式也很奇怪。当我们晋级LCS失败之后,我开始用锻炼的时间来训练——像在韩国一样,花很多时间去训练。

  Madlife:他们很敬畏我,但是并没有2016年那支CJ第一次和我打比赛的时候那么夸张。GCU的选手经验更丰富;从某种角度来说,他们都是老将——我们还有Santorin。不过,我们还是需要经过调整我们的交流,分享我们的想法以及对版本的观点这个过程。大家都倾其所有;因此队伍的氛围非常好。完全不能说不好。

  问:但是虽说如此,你们还是没能进入LCS。

  Madlife:那太令人失望了。很让我心烦意乱。另外当时还有传言说,就算我们夏季赛赢了,可能也没法进入LCS。当时队伍来说非常艰难;好像我们所付出的所有努力都是徒劳无功的。我甚至考虑过换队。如果我们能进LCS,一切就都不一样了。我可能还会在北美打比赛。

  问:GCU是你退役前的最后一支队伍。那是个什么样的队伍?

  Madlife:那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在海外打比赛。相比于全明星真的很不一样。这是一个遇见外国选手,领略当地文化的好机会。我还结识了一些有趣的新朋友。我们要是成绩更好,那本应该是个完美的队伍。我们里面有些人彼此还有联系——我和队伍的老板关系也很好。我在那支队伍的时候还做了一支MV...那是我在那最糟糕的一次经历了。(笑)那支队伍充满了起起伏伏。

  Madlife:我没花太多的时间在路上。但是我确实去了一山和弘大看我老队友。

  因为某些关系,我还是没法在城市里找到这些地方。游戏里面我非常擅于记地图记路什么的,但是现实里面就会迷路。可能是因为现实里面没有小地图吧。点M不会打开一个地图!

  现实场景比游戏里的场景美多了。我经常在游戏里面观察世界;我对于图像这些年的提升感到惊讶。但是眺望河对岸然后爬到踏上观看城市风光感觉太美妙了...带来一种慰藉。

  9月份从美国回到韩国之后,4个月的时间我基本上就在家里呆着,什么也没做。然后我反应过来就开始找队伍了。我本来打算打春季赛的,但可惜的是这个计划取消了。因为长假的关系,感觉我都生锈了。在北美打比赛太闲适了...感觉我的身体已经太习惯那种生活节奏了。

  长假对我来说非常陌生。我一直觉得我应该坐在电脑面前,打排位赛。打职业的时候养成的这种习惯一直到现在还挥之不去。就算是现在,休息对我来说感觉也是非常怪的。

  另外,我还有一个怪习惯就是通过游戏来计算时间。比如我们要是在这订了鸡吃,鸡可能会在5盘炉石传说的时间内送到。我应该多出去走走是吧?(笑)因为我大多数的时间都在家里打游戏,我的思路和思考问题的方式都渗透到其中了。

  问:你之前的很多同事都在电竞领域找到了自己的一席之地——比如是当教练啊或者解说啊。而且由于这种全新发掘出的激情,其中有些人取得了非常大的成功。你看到或者听说他们的事情时有什么感觉?你将来想做什么?

  Madlife:我看他们的时候,其实我已经多少感觉到当解说或者教练有多难了。我从Kezman那也听说过。

  我感觉我在其他的电竞领域是不会有太大成就的。我很不擅长照顾自己,所以我怎么能去当教练照顾那么多的选手呢?如果队伍里有像我一样的队员,他会把我搞疯的。(笑)

  我甚至从来没想过去当一个解说。虽然之前我有几场比赛去当过解说嘉宾,我去干这个完全是为了这种体验。我想尝试一些新东西;就像我去北美一样。因为我所解说的比赛是LCK的正式比赛,所以有点吓人。解说之后,我会回看录像自己看看我的解说,而不是去请教别人。我有很多需要解决的问题。如果我将来成为了一个解说,我可能要向CloudTemplar多取取经。

  我在CJ的时候,我甚至都没想过去直播。当时,我就想我退役了去当教练或者类似的工作。当我开始担心我退役了之后应该干什么的时候,我开始嫉妒CloudTemplar了。最开始,感觉他的解说生涯经历了很多的坎坷,尤其是我看到给粉丝们cos李青的时候。时至今日,当我看他直播的时候,我依然能够感受到他肩膀上扛着他的家庭。最近,很多前职业选手给了我有关解说的建议。感觉还好。

  问:干得好。你的职业生涯经历了很多的难题。现在的Madlife可能已经和从前的那个不一样了。如果你有机会遇到过去的自己,你会给他什么建议?

  Madlife:虽然我再也不是选手了,但是我很确定大家还是会记得我是Madlife。很有可能我出门的时候,粉丝们会问我“你是Madlife吧?”而不是“你是洪珉绮吧?”我想说的是,我并不是就这么消失了。可能我会把真名也改了。姓Mad叫Life。

  一般来说,“干得好”都是一切都完了才说的。所以我不想对自己这么说,现在还不行。

  我会对过去的自己说:“如果你不当选手了去干别的,那你会很难适应新的环境。所以请继续你的学业,拿出你对待游戏一样的热情。另外,好好利用自己擅长的东西。我有信心你能够解决自己不足的方面。全力以赴,就像你一直以来的样子。”

  问:现在我们怀念过去展望未来就到这里吧。你最后还想说点什么吗?

  Madlife:很多人记得我改变了辅助这个位置。我非常高兴也非常满意大家能记得我是这样的一位选手。直到最近,很多粉丝还会给我写信,说“我是你多年的粉丝了,因为你我成了一个辅助玩家”还有“因为你我才开始玩机器人。因为拿机器人我还被喷了。”(笑)看到粉丝们这样真的让我充满了幸福感。我是改变辅助“形象”的那个选手,所以请这样记住我吧。

  非常感谢大家在我当选手的时候为我加油。但是请记住这并不是结束。你们知道我还活着!所以请期待未来洪珉绮会走哪条路吧!我会在直播还有作为解说嘉宾不时出镜的,所以请继续为我加油!

 
优越会-银娱优越会-银河优越会官网